被窝小说网 > 其他小说 > 太后你别跑 > 章节目录 153 准备行程
    成亲第三天,钱氏按照大魏的习俗,等华敏沄回过门,便张罗着让钱嬷嬷收拾东西,准备打道回府了。

    华敏沄挺不舍得:“外祖母,如今左右无事,再多住些日子,回头让阿墨送你回去吧?”

    关于这个称呼的问题,南宫墨还特地跟华敏沄好好说道了。

    刚成亲一天,就跟她提要求,说不能连名带姓的叫他了,要叫他“夫君”才行。

    华敏沄牙酸的厉害,实在不能接受,说要不学别人家,叫他“老爷”?

    结果,人家还不答应,说把他都叫老了,他哪有那么老。

    华敏沄:“……”

    然后,无奈,折中了一下,华敏沄想好了,在屋里叫他“阿墨”,在外面叫他六哥。

    南宫墨不置可否,勉强算是买反对。

    南宫墨在南诏化名南陆很多年了。华敏沄小时候,熟悉了以后,在外面人多的地方、或者有求于他的时候,就叫他六哥。

    钱氏哪里肯答应:“那不行,虽说如今岐山那条道通了,但一来,那条路和南诏皇室还没有交涉好,二来,那边毕竟属于西南府,我们总是来来回回的,麻烦了西南府的钱知府和韩将军,老麻烦人家也不好。”

    钱氏一向很自爱,很懂分寸,从不愿意过多的麻烦别人。

    “何况,你这边的事是机密,我和你小舅小舅母他们都是偷跑出来的,这么久了,你外祖父肯定很着急。”

    虽说南诏离的远,但万一呢,沄儿若是活着的消息传到汴京城……

    结果是不能想象的。

    钱氏很谨慎,别看他们明面上就来了她和谢琛一家三口人。

    但来之前,不止南宫墨把周围让暗卫围的固若金汤,就是他们自己,也是带了探子过来的,就怕出什么意外。

    见华敏沄脸上的不舍之色,钱氏也舍不得,不过:“你外祖父怕是已经在家急的跳脚喽。”

    这出来连带路上的时间,她出来都一个月不止了,那老头子在家到底怎么样了,钱氏这心里也没有底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老夫老妻了,她嘴上说不管他不管他,但哪有可能真的不管,若不是她实在放心不下沄儿和阿墨这边,她早就回去了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就开始跟华敏沄絮叨起谢外公来:“你外祖父,这辈子从成亲啊,就没离开过我,出去打仗,虽说我们将军府离他也不会太远,但那也不可能回来啊。”

    军中机密多,还要应对突发情况,回家什么的就不要想了。

    “每次一回来,你外祖父身上衣服不是这破了就是那破了,还有那身上,还会起小疹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奇不奇怪,我就问他,阿顷是亲兵护卫,跟着他很多年了,怎么在家给他打理衣服什么都可以,离了家,就不行了?”

    钱嬷嬷在一边笑着插话:“说到底,老太爷就是不能离了老夫人呢,一离了,连身体上都不舒服了,就得生病!”

    “衣服也不愿意换不愿意补,就想老夫人看着心疼他。”

    钱氏笑而不语,眼睛里却有满满的温情。

    华敏沄看了很羡慕,前世,外祖父是在小舅和谢家军好几位将领中了敌人的圈套后,去救人时,同样中了圈套。

    外祖父自知一入圈套,不愿受辱,用跟了他多年的贴身宝剑刎颈自尽。

    外祖母那会儿已经病的很重了,收到消息的时候,既没哭,也没喊,冷静的把谢越和将士遗孤们安排好,给她写了一封托孤信后,让钱嬷嬷带来汴京城,把城里和府里人都安排好,就一把火烧了将军府,自己抱着外祖父的一套铠甲,从容赴死。

    这些,都是钱嬷嬷告诉她的,而钱嬷嬷确保信送到之后,也死了。

    说要追随主子于地下。

    拦都拦不住。

    这一生一世,华敏沄都不想再想起这些了,也绝不能再让这些发生。

    华敏沄甩甩头,把眼里的泪意甩掉,也不再劝钱氏留下的话,她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嘱咐:“外祖母还记得我给你们运过去的粮食吗?”

    钱氏一听这话,眼睛都发亮了:“记得啊,你外祖父高兴坏了,一收到消息,就让人准备了大粮仓呢,咱们将士遇上你,可有福了!”

    因为这事,沄儿死遁,那些个不知内情的将士伤心坏了。

    将士们大多粗犷单纯一些,谁对他们真的好,他们能感受的到。

    他们在前面拼命,谁给他们提供粮草,那就是给他们活下去的机会,是恩人和再生父母。

    虽然没见过沄儿,但沄儿每年送银子,送粮草的,他们心里别提多么感激她了。

    连带的,那些老将们还常常跟老头子提起沄儿,都把沄儿看成是自家晚辈了,每年都要问,问沄儿身体好不好,有没有成亲吧啦吧啦的。

    沄儿不明不白的“死”了,朱雀军中就乱了一回,有人就说是皇帝害死了沄儿。

    他们虽然粗犷,但不傻,平日里又常常听老将军说起自己外孙女,前因后果还是能连一连的。

    只不过,他们觉得,是不是因为沄儿送粮草过来支持他们打仗,所以才被皇帝害了。

    虽不中,但结果倒是猜对了。

    老头子虽然没有明着表示就是他们猜的那样,但也含糊其辞。

    这可把那些老将们气坏了也伤心坏了。

    要不是老头子拦着,分析利弊再加上他们仅有的一点理智,他们只恨不得跟着老头子杀到汴京城去,杀了狗皇帝。

    如今的他们,之所以愿意拼杀在战场为了自己和家人以及这一府一城的百姓,跟皇帝跟大魏已经没什么关系了。

    其实,如今的朱雀军已经和大魏离心了。

    就算沄儿不萌生推翻这皇朝的想法,钱氏觉得,自家老头子最后也会走上被逼的不得不反的路。

    谢家虽然忠心可表,但若是对皇族一点防备都没有,那可就离灭门不远了。

    如今,有沄儿助力,钱氏觉得,谢家在乱世中谋一条生路,带着众将士求一个功成身退,希望还是很大的。

    想到那一大粮仓的粮食,钱氏就笑眯了眼。

    “粮仓这会儿,都要装不下了,你送过来的那些稻米真是好啊,还有那些你让你小舅妥善安置的老把式们,真的都是种田的好手,我来你这儿的时候,又收了一回稻米,你外祖父又让人建了大米仓呢!”

    那么大的粮仓都不够放的,这一回,老头子说了,要弄一个更大的米仓。

    “我活了这么大岁数啊,还没见过一年收两回的稻米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让阿墨说要给你带稻米种子过来?都给你带来啦,你外祖父还给你分了个老把式老秦头过来,就怕你糟蹋了那些好东西呢。”

    钱嬷嬷也笑:“都是咱们沄姑娘厉害,居然弄回来这么好的洋玩意儿呢。”

    谁有她们家沄姑娘厉害哦,不止钱嬷嬷觉得,谢家内宅,所有的仆从都是这么认为的。

    只不过,除了钱嬷嬷,其他人都以为沄姑娘不在了,那几日,不止军中,就是将军府也是一片哀泣。

    华敏沄听了放心了,提醒道:“外祖母,我给外祖父写了信啦,今后你们不用为了这粮草发愁了,那占城稻虽然是洋玩意儿,可是吃起来可香了,比咱们本土的还要好吃。我要种子,主要是想瞧瞧,能不能做到一年三熟。”pp

    她第一世有一个朋友是学的农学,她依稀记得帮她查过论文材料。

    这稻谷想要长得好,最重要的是土壤和温度。

    江南那边,一年可以两熟,南诏这儿和闵南府那儿气候比之江南,更加温暖潮湿,若是土壤适宜,再加上有老秦头帮衬着,没准真的能三熟。

    钱氏一听,哪有不应的:“好好好,想不到还有这等好事,早知道,让你外祖父给你再多弄些种子过来,那老头儿小气的很,改明儿,外祖母回去了,我让你小舅再给你送。”

    儿子是生来干嘛的?就是用来做事的。

    谢琛从谢氏出嫁,那会儿他还小呢,他爹和他娘就逼迫他以最快的速度学会骑马,然后就迫使他过起了信使的生活……

    不过,多年下来,他也乐意,也习惯了。

    这回,又多了一项业务,还要给外甥女送东西……

    华敏沄欣然同意,往后,估计这机会可多着呢。

    “不止是稻米,我不是还捎了红薯、玉米、土豆吗?过会儿我去下厨,教钱嬷嬷怎么做,回去啊,教给大家,那些玩意儿,虽然不好看,可是,只要会做,很好吃的,而且很管饱。”

    钱嬷嬷哪里有不应的,连连点头,他们将军府的这些家仆,早就和主家一样,把将士们当成一家人了。

    有这等好事,岂会不愿。

    老太爷勒紧裤腰带都常常买肉或者在酒楼里订菜给将士们改善伙食,这一回这些没吃过的菜,若是做的好,没准还能给将军府省点银子呢。

    她心里特别高兴,居然有能用上她的时候。

    安排好这一切,华敏沄还是不放心,千叮咛万嘱咐:“这几年,大魏天灾频发,外祖母还是要提醒外祖父,提醒百姓们,多囤点粮食,就怕万一以后再来天灾,也好有个准备。”

    天灾之下,最后能不能生存下去,粮食的储备真的很重要。

    华敏沄这话不是乱说的,前世,也就这几年,西南府和闵南府这一带,大旱三年,百姓颗粒无收,民不聊生。

    钱氏听了,也很警觉,暗暗记下,这可是大事,一定要提醒老头子。

    大魏这些年连年灾难不断,西南府和闵南府这边,就是山匪比较多。

    但是,以前没有,不代表以后没有。

    谁知道什么时候就来了?

    若是天灾来了,然后还有战争……

    那这日子怕是真的过不下去了,内忧外患,两面夹击,谁都受不了。

    见外祖母重视了,华敏沄心里放心了。

    帮着钱嬷嬷一起,寻思着外祖母回去,带点什么回去。

    外祖母和外祖父年纪大了。

    外祖父是个将军,一生大伤小伤无数,这些旧伤愈合是愈合了,但一到阴雨天气,尤其是天气多变的时候,就会有反应。

    尤其是伤口愈合处,会有又痛又痒的感觉,很是难受。

    这事看起来没什么,可是若是在打仗的时候呢,身子不舒坦,那是会出人命的!

    华敏沄揪着乌那子那老头弄了几十副膏药给外祖母捎回去。

    她虽然前两生都不懂医术,但第一世她有一个好习惯,孝敬爷奶的东西比较慎重,都喜欢看一下配方。

    因此,对于膏药,她还是很有些心得的,加之前世在后宫那么多年,对药的浸淫之道,和今生好歹受乌那子教导了几年,她提供技术支持的膏药可以说不仅中西合璧,还穿越古今。

    连乌那子都赞不绝口。

    之前,弄不了这玩意儿是因为乌那子不在身边,如今有神医在,她当然放心了,可劲儿给外祖父外祖母弄好药。

    说到外祖母,她的身体就很好了,前些年,身体有一阵是不大好,但华敏沄上心呢,每年都让谢琛送年礼的时候,给外祖母捎大补丸。

    这大补丸也不是随便什么珍贵药材都往里面乱放的,是华敏沄咨询了刘大夫,专门根据外祖母的情况配置的,每年还都有调整。

    在她的努力下,外祖母的身子骨是越来越好了。

    如今,精神矍铄的很,若硬要说有什么,也就一些贵夫人常有的富贵病。

    比如,有些胖,整个人比华敏沄小时候看到胖了很多,白白胖胖的,好像一个大包子,看起来特别慈祥。

    腰腿常常有些不适,这大约是生了孩子的女人都有的。

    华敏沄这一回趁着外祖母在,给外祖母把了脉,为防自己医术不过关,还专门请了乌那子一起。

    结果,得乌那子证实,外祖母身体没什么大毛病,以如今的精神状态,再活二十年都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这可把华敏沄欢喜坏了,不过,还是给钱氏配了新的大补丸。

    华敏沄觉得,外祖母如今精神和身体都很健康,除了她夫妻恩爱、子女孝顺使她的心情好以外,自己那大补丸至少也是起了一半的作用的。